今天是:
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
纪检监察处
网站首页|部门概况|纪检新闻|通知公告|宣传教育|政策法规|他山之石|警钟长鸣|资料下载|信访举报|学校首页
兼职纪检监察员工作制度 12-06
关于举办专兼职纪检监察工... 12-06
关于中秋国庆期间严明纪律... 12-06
更多>> 
请输入要搜索信息的内容!

地址:滦县古城学府路3号
邮编:063700
电话:0315-7312911
Email:jiancha@tsyzh.com

 
警钟长鸣
一个行动击碎了一打宣言
2016-12-07 10:07   审核人:

 

我对所犯错误的认识

我所犯的错误性质是严重的,损害了党的形象,破坏了党的纯洁,影响了党在群众中的威望。

一个人犯错误,固然有多方面的原因,但根本的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自身。自己政治上的不坚定,思想上的不纯正,作风上的不过硬,行为上的不检点,品质上的不健康,修养上的不自觉。

领导干部既是反腐倡廉的力量,更是反腐倡廉的对象。在党风廉政建设方面,我作为党委书记,的确表现的十分幼稚。从来都是把自己当作反腐的力量,而没有将自己放在反腐倡廉对象的位置上来思考问题。实际上,每一个领导干部,既是反腐倡廉的力量,更是反腐倡廉的对象。在学校,我是党风廉政建设第一责任人,每年要召开多次会议,签订党风廉政建设责任书,任命干部要进行廉政谈话,布置和总结工作必须有党风廉政建设的内容,各级干部述职也要述廉。但这些似乎都不包括自己在内,错误地认为,自己是反腐倡廉的指挥者,是力量,而不是对象,常常疏之漏之,游离于反腐倡廉之外。拿着镜子照别人,而自己则躲在镜子背后,永远照不到自己。

一个行动击碎了一打宣言,没有行动的理论是虚伪的。我多年从事理论工作,说教的多,理论上是一套,而行动上则另搞一套。研究理论、讲解理论而没有将这些理论付诸实践,成为了虚伪的多重人格的空话大话“理论家”。有人讲,一个行动胜过一打宣言,而在我这里,则是语言的巨人。全校中层干部、博士、教授大会,由我作党风廉政建设报告,我讲起来谈古论今,头头是道,受到与会者的一致好评。全校干部观看警示教育片,我主动要求讲话,作归纳,谈感想,提要求,庄重而又严肃,具体而又细致,事例鲜活,教训深刻,而就在讲完话以后,自己就可能邀人吃饭去了。每年和各单位签订责任书,报纸有文,电台有声,网络有影,唯有自己责任不明。校领导年度考核测评,年年以绝对优势获优秀。表面看,十分优秀,而实际行动上又是另外一套,只不过大家不知道而已。

居功自傲飘飘然,自以为是,忘乎所以,必然犯错。三峡大学经过五年多的组建取得了一些成绩。我个人常常居功自傲飘飘然,自以为是,忘乎所以,津津乐道了不得。殊不知,这些成绩是师生员工共同创造的,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。而我就以为学校没有我就没有今天的进步和成绩。更没有去想即使有功劳、有成绩,也要戒骄戒躁,防微杜渐,不能躺在功劳簿上。事实正好说明了这一点,在党风廉政方面出了这么多问题,作为主要负责人,还敢奢谈什么功劳?由于过高地估价了自己,常常以目空一切的神态企图去指挥一切。建筑工程投标去跟相关人员介绍建筑队,工程中标后要求中标单位去分包,能办的事要求别人办,不能办的事也要求别人想办法去办。这种土皇帝的霸主作风,的确在我身上时有体现。似乎没有什么事我在学校说了不能算的。因而,违规的事就时有出现。比如学校收取点招费,我的确说过:别人收了,我们也收,错了我检讨。还堂而皇之地笼络人心:为了学校的利益我检讨也值。这些话、这样的行为与一个党员领导干部,特别是一把手多么不相称。

朋友交往应如清风淡水,相互利用决不是真正的朋友。冤仇爱恨,皆有缘故。自从我1993年初担任湖北大学副校长,特别是2006年6月担任三峡大学党委书记以来,就面临着复杂的社会环境中的所谓朋友交往。君子之交应如清风淡水,无需所求。而我所交往的朋友中,就有一些变成了一种庸俗的相互利用的关系。他们以我为朋友,是因为他们需要我。因为我手上有一定的权利,权力可以为他们谋取一定的利益。我似乎也需要他们,需要他们围着、捧着,走到哪里,有吃有喝有住有玩,有人送钱打牌,有人年节送礼,虚荣心得到满足。久而久之,相互利用变成了相互勾结。苍蝇只叮有缝的臭蛋。他们叮我,是因为我有空子可钻。几年下来,坏了形象,变了作风,害人又害己。

我所犯错误的沉痛教训

认识反腐倡廉的意义高度不够。自己是一个教授,又是研究党建理论的,自认为应该认识上有一定高度。其实,经过反思才深知自己认识肤浅。现在,我才懂得,腐败行为组织反对,社会厌恶,群众痛恨,实无藏身之地,任何腐败分子都不应有侥幸心理。

主动接受监督不够。一把手在监督别人的同时也要接受别人的监督,而我自己接受监督的积极性、主动性不够。征求上级党委、纪委负责同志及部门对自己廉洁自律方面的意见缺乏自觉性。在主动接受群众监督方面,我做得也相当不够、不好。

防微杜渐,自律不够。我在湖北大学时,要求自己是比较严格的。直到1997年以后,才偶尔被拉去打打牌,此时防线就逐步突破了,要求放松了。到宜昌工作后的2003年至2004年发展到了令人不能容忍的地步,以为职位到了顶,学术地位也可以了,因此,更是思想滑坡,防范松懈。万事怕突破,有了第一次就难以防范第二次。我的防线就是在1997年第一次打牌收钱后被突破的。

功过是非,区分不够。有不少同事、朋友曾提醒、告诫我要注意。我则有一个错误的想法,认为自己工作也是竭尽全力,让组织上放心,让群众满意。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,但党的政策历来是功过分明,有功不能顶过,有过不能抹功。对我来说,这也是十分深刻的教训,以为领导很了解自己,会原谅自己的过失。其实,这是十分错误的想法。

交朋结友,纯度不够。我的性格是“宁与千人为友,不与一人为敌”。因而,人缘关系好,朋友也相对较多。人家托你办事是瞧得起你,为了人家更加瞧得起,就尽可能地多为别人办事。所以,朋友越交越多。朋友的朋友也可以成为朋友,而且基本不设防。我的随缘性格,使自己交友的纯度不够,交上了一些想利用自己的所谓“朋友”,而正是这些“朋友”的利用,才使自己在错误的路上越滑越远,成为人民的罪人,真是追悔莫及。

【背景资料】

陈少岚,1997年至2005年,在担任湖北大学党委常委、副书记,三峡大学党委书记期间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为他人在承揽工程、子女转学等方面谋取利益,先后收受贿赂36万元,构成受贿罪。2006年7月,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关闭窗口
 
 
 

唐山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纪检监察处  版权所有